詩歌里的中國 | 刀之憤懣 ——楊志賣刀

分類欄目:美物賞析

發布于 暫無評論

龍游淺灘遭蝦戲 虎落平陽被犬欺。刀客,很多時候不是手中有多么鋒利的刀,而是當他們遭遇輕賤蔑視的時候,內心的那點英雄氣如何左右他的行為。


金戈鐵馬的時代已經遠去,刀不再是殺人利器,可依然散發著男人內心英雄主義的情節?!扒Ч盼娜说犊蛪簟?,今天我講的是落難英雄遭遇市井無賴戲耍,寶刀弒血的故事。


微信圖片_20220309094732.jpg


唐人寫唐人,也可以寫前朝;宋人寫宋人,也可以寫前朝;到了清朝,不可以寫當朝,甚至不能寫前朝,曹雪芹《紅樓夢》,連朝代都隱去,不敢蔵否時人。


元明之際出現了很多描寫前朝的小說,《水滸傳》就是一部,里面說的是宋朝故事,其實是明初國民性的反映。


從施耐庵寫的《楊志賣刀》可以看出,元末明初時候,刀客的形象又發生了巨大轉變,俠義精神變得市儈流氓。


在先秦,刀客們是有金主的,有人專門豢養刀客,戰國時候馮諼說:“長鋏歸來兮,出無車,食無魚……”被人養著,不給好待遇還發牢騷。東晉時代名門大族也豢養不少刀客,祖逖、劉琨在成名前都依附過門閥。唐朝的李白們也能找到賀知章這樣的大咖提攜。


在明以前,刀客的自由度很大,有事則現,無事則隱。如果違背自己意志,有不合作的權利。落拓時,可以吃大戶,可以屠狗擊筑,做小買賣,個個不影響生存。明代,戶籍編排嚴密,臟污納垢的市井也被官府管了起來。刀客生存的土壤變得貧瘠,楊志失意后,除了投靠官府,沒有其他的社會勢力可以依附。沒有貴族為刀客買單,也沒有天使基金投資。


微信圖片_202203090947321.jpg


刀客需要為生存擔憂了,于是楊志不得不賣掉祖傳寶刀。


失落,幻滅的楊志,落拓失意,再也找不到“烽火照西京,心中自不平”的廣闊天地了。想起古龍小說里面傅紅雪說的,居家過日子,寶刀(樸刀)還不如一把普通的柴刀。


終于來了個準買家,楊志既心酸又高興??墒沁@個買家太流氓了。腌臜潑才牛二,讓劈銅錢,楊志劈了,讓削頭發,楊志削了。最后,非要試試殺人是不是見血,楊志終于,忍無可忍,一刀下去,人頭落地,寶刀果然不見血。


到了明清小說人的筆下,楊志們空有寶刀,其實已經沒有了俠客的颯爽,也沒了周邦彥里的溫柔唯美,市儈化、庸俗化、流氓化了,三俠五義里的五鼠,水滸里的宋江……行俠成了賺取名頭,被官府招安的道具。

微信圖片_202203090947322.jpg


楊志賣刀精彩片段

看看寶刀殺潑皮,牛二是如何不作不死的


那牛二走上前來,抽出楊志的刀,"你這刀賣多少錢?"楊志說:"祖上留下的寶刀,要賣三千貫。"牛二撇撇嘴,"這把破刀有什么好,賣得這么貴?"楊志便介紹道:"有三件好處。第一件,砍銅剁鐵,刀口不卷......"


牛二就跑到橋下鋪子里拿來二十個銅錢,在橋欄干上疊成一摞,對楊志拍胸脯說:"你要是能一刀剁開銅錢,我就給你三千貫!"楊志說:"這有什么。"他卷起袖子,瞄得準準,一刀便將二十個銅錢剁成兩半。旁觀的眾人齊聲喝彩。


牛二對眾人吼道:"你們起什么哄?"又問楊志:"你說,第二件好處是什么?""第二件叫'吹毛得過',拿幾根頭發朝刀口上一吹,立刻斷成兩截。""我不信!"牛二就在自己頭上拔下一把頭發,遞給楊志,"你吹給我看!"楊志接過頭發,朝刀口上用力一吹,那些頭發真的一分為二飄過了刀口。眾人又喝彩,這時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了。


牛二又問第三件好處。楊志說:"第三件叫'殺人不見血'。"怎么個'殺人不見血'?"


微信圖片_202203090947323.jpg


"把人一刀砍了,刀上卻沒有血跡,因為刀太快了。"牛二說:"我不信,你去砍一個人我看看。"楊志說:"平白無故誰敢殺人?你不信,找條狗來我殺給你看。"牛二說:"你說的是'殺人不見血',沒說'殺狗不見血'!"楊志不耐煩了,"你不想買就拉倒,胡攪蠻纏干什么?"牛二一把揪住楊志,"我偏要買你這把刀!""你要買,拿錢來呀。""我沒錢!""沒錢你干嗎揪住我?"牛二耍無賴了,"我就要你這把刀!""我不給你!"


楊志掙開身子,順手一推,把牛二推了一跤。牛二爬起來,嘴里說著,"來呀,是好漢就砍我一刀呀。"一邊就來硬奪楊志手里的刀。楊志氣極了,牛二卻又拳打腳踢。楊志便對眾人叫道:"大家都看見的,我楊志沒辦法才在這里賣刀,這流氓不講道理要搶我的刀,還打我!"牛二說:"打死你又怎么樣?"說著又是一拳。打得楊志"火從心上起,怒向膽邊生",只見寒光一閃,流氓牛二倒在楊家的祖傳寶刀下------刀刃上果然滴血不沾。





相關閱讀:魯迅筆下的蒼蠅與英雄



Schopenhauer說過這樣的話:要估定人的偉大,則精神上的大和體格上的大,那法則完全相反。后者距離愈遠即愈小,前者卻見得愈大。

  

    正因為近則愈小,而且愈看見缺點和創傷,所以他就和我們一樣,不是神道,不是妖怪,不是異獸。他仍然是人,不過如此。但也惟其如此,所以他是偉大的人。

  

    戰士戰死了的時候,蒼蠅們所首先發見的是他的缺點和傷痕,嘬著,營營地叫著,以為得意,以為比死了的戰士更英雄。但是戰士已經戰死了,不再來揮去他們。于是乎蒼蠅們即更其營營地叫,自以為倒是不朽的聲音,因為它們的完全,遠在戰士之上。

  

    的確,誰也沒有發見過蒼蠅們的缺點和創傷。

  

    然而,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,完美的蒼蠅也終竟不過是蒼蠅。

 

    去罷,蒼蠅們!雖然生著翅子,還能營營,總不會超過戰士的。你們這些蟲豸們!



a1e9597e00234cb697dcaa6d7982ad4.jpg